维持高度自治和司法独立

更新时间:2020-06-25 11:26:08     浏览:

另一方面,特区依然享有高度自治和司法独立,体现在「港区国安法草案」明确规定——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承担一系列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包括:分析研判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形势,规划有关工作,制订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政策;推进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建设;协调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重点工作和重大行动。特区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司法机关依据有关法律规定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绝大多数关于国家安全的案件,由特区相关机构执法和审理。特区管辖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立案侦查、检控、审判和刑罚的执行等诉讼程序事宜,所适用的法律包括特区本地法律。特区管辖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审判循公诉程序进行,法官由行政长官从现任或者符合资格的前任法官以及暂委或者特委法官中指定。


就香港特别行政区治理体制属于国家治理体制一部分而言,「港区国安法草案」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规定,体现中央对特区拥有全面管治权与特区享有高度自治相融合。具体安排是--中央派驻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参与特区政府关于国家安全的决策;驻港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驻港国家安全公署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建立协调机制,监督、指导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工作。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的工作部门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执法、司法机关建立协作机制,加强信息共享和行动配合。

香港社会各界对「港区国安法草案」普遍表示理解和支持。「拒中抗共」政治势力表示反对,则毫不奇怪。他们攻击「港区国安法草案」的一个主要论点是,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被他们视为违反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独立。

其实,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独立,不是主权国家司法独立。涉及外交和国防的案件,超越特区高度自治范畴,特区难以处理。跨香港与内地的重大案件,亦非特区所能处理。中央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有利于避免可能出现或者导致出现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十八条第四款规定的紧急状态情形。